万测试验设备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万测试验设备
热门搜索:

交通部肯定专车运营模式地方政府措手不及万芳

发布时间:2020-02-14 11:24:25阅读:来源:万测试验设备

交通部肯定专车运营模式地方政府措手不及

出租车停运潮仍在继续。这场史无前例的停运潮因打车软件推出“专车”而起,以降低份子钱提高行业竞争力为目的,正在逐步向全国蔓延。

事实上,政府也曾推出过官方打车软件平台,但最终因为收费过高等问题仅运行了4个多月便夭折了。如今,一场由“专车”引发的风波愈演愈烈,而这背后,围绕“专车”是否合法、合理,各方不断发声。

交通运输部1月8日的表态,首次直接使用“专车”一词,承认专车的积极意义。但这次表态却让部分交通从业人士有些摸不着头脑,也让已经宣布专车违规的地方政府措手不及。地方与中央意见相左,让专车之争日趋白热化。

“96106”之殇

如今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打车软件“滴滴”和“快的”,二者皆是民营创新科技企业的代表,然而却很少有人知道北京也曾推出过“96106”官方打车平台,而那段日子也是“滴滴”、“快的”们被“招安”的日子。

2012年8月,“快的”在杭州上线;同年9 月,“滴滴”在北京上线。虽然自诞生之日起,二者一直在上演打车软件界的“国家德比”,但他们也都代表了新生科技,与传统的管理方式竞技。

创建之初,二者同时将发展模式锁定为准许乘客“加价竞标”,这与我国出租车由政府定价的原则不符,于是引发了对打车软件的第一轮声讨。

2013年4月17日,武汉市交通局客管处通过其官方网站发布《紧急通知》,要求各出租车企业对使用加价打车软件的驾驶员进行监管,督促他们严格执行物价部门核定的收费标准。这也成为了声讨打车软件的历史第一枪。

同年5月,南京、深圳、北京、上海等城市先后发表声明,表示要规范打车软件,杜绝加价服务行为。但当时并不是所有人都希望将打车软件一棒打死, 彼时,时任北京市交通委主任的刘小明曾承诺,会对打车软件进行规范并制定相应标准,只要软件符合标准和服务规范,就可以继续运作,并鼓励市民通过电话、 APP等多种方式预约出租车。

3个月后的2013年8月,北京市首批官方打车软件在“96106”平台正式上线运行,滴滴打车成为首批被招安的软件之一。这批以电话 “96106”为核心、联合调派网为网络运作基础而建设的软件,全部被冠以“96106”的前缀,如滴滴打车被改为“96106滴滴打车”。

同时,北京市交通委也出台了《北京市出租汽车电召服务管理试行办法》,提出官方打车软件可收取至少5元的电召费,但决不允许有加价行为,而出租车司机则需确保每车每日执行2单电话叫车业务。

但这个带有浓重行政色彩的官方联盟只持续了4个月便宣告解体。由于其收费过高,不被用户认可,96106的官方指定软件失去了对用户的吸引力。

美女性感写真